欢迎光临浙江地方网!

今天是 2024年05月24日 星期五

关注社会热点

一起实现我们的中国梦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被围剿的周迅:一个影后的倒掉


出品 | 虎嗅青年文化组

作者 | 黄瓜汽水

题图 | 渣渣郡

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“那個NG”(ID:huxiu4youth)。在这里,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、故事和态度。

“第一个吐槽《如懿传》的人简直是个天才。”

最早吐槽《如懿传》的B站Up主,就是《皇帝的新衣》里面那个敢站出来说真话的小孩。

这部电视剧花了3亿人民币,结果却拉了一坨大的。



这是迟到六年的骂声。

《甄嬛传》在前,细读清宫戏已经成了互联网显学。在其他清宫戏越咂摸越有味的长尾效应之中,只有《如懿传》脱颖而出:这部剧的二次翻红,是被观众的唾沫星子“骂”出来的。

去年7月,B站某游戏up主@没事卡了打响了“反懿起义”第一枪。

在一期游戏视频里,up主逐帧吐槽了《如懿传》,遭到大量剧粉的围攻。粉丝主张“你没有看完全剧有什么资格评头论足”,彻底激怒了这位up主,从此一集一集鞭尸至今。

在这位up主的带动之下,B站的星星之火立刻燎原。

逐帧鞭尸《如懿传》已经成为了独立学科“懿学”。这股火一直烧到了抖音、微博、小红书等其他社交平台,人们如饥似渴地用显微镜解读这部剧,直到今天仍然涌现着新鲜的学习资料。


然而,并不是因为观众们自发地批判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。真正火上浇油的,是周迅方面以及版权公司实名举报了几位up主的作品,导致这些被网友称作“下饭菜”的吐槽视频纷纷下架。

拍得烂不要紧,但是捂住了人民群众的嘴,激起了逆反心理,那就不好收拾了。

网友们揭竿而起,占领了周迅工作室的微博评论区。甚至对《如懿传》的愤怒燃烧到了演员本人身上。


那么,人民群众冤枉《如懿传》了吗?

从影视剧的技术层面来看,还真没有。

早在2020年,长达87集的《如懿传》播出时就惨遭下架,当时人们还为它鸣不平。如今看来,下架了也是一桩幸事,至少许多观众还没来得及细看,资源就没了。

连六小龄童都知道戏说不是胡说,但《如懿传》的全体主创,都在拿乾隆和他的后宫整活儿。

明明是一出“反史实文本”,却要打着“正剧”的旗号宣传,祖师爷二月河看了都要血压升高。

如懿的“懿”字,偷的是令懿皇贵妃的谥号。和皇帝青梅竹马的设定,偷的是慧贤皇贵妃高氏的出身。真爱白月光,偷的是乾隆挚爱亡妻孝贤皇后富察氏的设定。这个拼接组装出来的人设,如果没有一套强有力的叙事来支撑,就会全盘皆散。

历史研究者们盖过章的富察皇后和令妃,是乾隆最宠爱的两个人,主创叛逆地让这两个人变成反派;而断发后被抹去历史痕迹的继后那拉氏,反而变成了乾隆最爱的人。

网友们对这种设定大为不解。按照剧情,皇帝的真爱是如懿,打入冷宫是为了让她躲避后宫纷争。反观皇帝痛恨令妃,所以和她生了一大堆孩子,每天都和她“做恨”,最后令妃的儿子嘉庆还继承了大统。

这套逻辑根本就不通顺,主创也没有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爱情故事,观众看得一头雾水。

一个不牢固的根基上盖不出好房子,女主的人设更像是一块漏风的破布,到处都是bug。

如懿之所以被网友称作“大如”,是因为她永远要摆出一副“人淡如菊”的架子。

主创看不起那些年宫斗爽剧大女主的庸俗,反其道而行之,设计出一个脚趾头撞到柜子门都不疼的佛系大善人女主。

最后呈现出的效果极其割裂:除了如懿以外,人人都在认真地宫斗,只有她像早八上课没睡醒的女大学生。

屡次被人诬陷的时候,她只会瞪着眼睛,淡淡地说一句:百口莫辩,皇上明鉴,不曾做过。被其他嫔妃扇巴掌,用鞭子抽,她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脸上写满了痴呆。除了瞪眼和嘟嘴,几乎没有在演技上作出任何多余的思考。

没有辩解,没有行动,没有自救,因为她相信“亲亲老公一定会无条件相信自己”。

可惜她的淡然并不能拉高她的品格,只会显得她懒惰迟钝。

反复提及青樱和弘历“情分”,都像困在深宫里的阿Q用精神胜利法宣告自己的正当性。这种老太太裹脚布的剧情,让网友吐槽这部剧就像“一个冷宫老太妃临死前的幻想”。



观众经过细读后还发现,如懿本身是一个极度自私的女主角,剧中最常出现的就是“回旋镖打脸情节”。

她的处世原则是“严以待人,宽以待己”。表面淡泊,隐藏的心理动机是精英利己主义。

她对一切苦难表示无可奈何与无能为力。姐妹受难,她说自己也帮不了什么;忠仆为了她的清白受刑断腿,她毫无波澜,甚至没有怜悯。旁人受苦求助,她也只是淡淡的回应:“启祥宫爱折磨嬿婉,必不会让她受太重的伤,或是死了”

但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,她又着急了。如懿劝富察皇后的公主去和亲,道德绑架对方要为国捐躯;谈到自己的阿哥儿子,未来只需要做一个“尊贵的王爷”即可。

剧中的如懿理所应当地让所有姐妹仆人和自己一起吃苦,却从来不为自己搞出来的烂摊子负一点责任,只会毫无主观能动性地摆出老僧入定的模样:不知道,不了解,不负责。



最令观众愤怒的,是如懿这个角色维护着一套神奇的法则——自我以上人人平等,自我以下阶级分明。

她拥有一套薛定谔的道德标准。

时而是自由主义战士,打破清朝封建制度。她和侍卫凌云彻本就维持着精神出轨的“灵魂伴侣”关系,要么在紫禁城的长街上漫步,要么单独和侍卫坐在宫门口聊天,要么给人做鞋子做枕头。

即便如此,如懿仍坚信二人是清白的。如果观众有异议,那就是封建腐朽的旧思想。

但对待其他角色,如懿的道德标准又忽然拔高几百米。

比如对待这部剧的第一反派令妃“卫嬿婉”,如懿和她的霸凌小团体从一开始就带着荡妇羞辱的恶意。一个宫女和皇上说了两句话,就是“不安分守己”,是“想爬龙床”。

这就让《如懿传》的整体逻辑变得幽默起来。一边要求女主角如懿拥有高洁的道德品质,站在道德高地不痛不痒教训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,一边又被周迅演得对一个侍卫惺惺相惜。

网友用一张图总结了如懿的“淡”与“浓”:哪怕自己被诬陷,孩子朋友亲人去世,她都是淡淡的。然而一听到皇帝阉了凌云彻的根,她终于有了全剧最激烈的表情。


其他人物为了衬托如懿独自美好绽放,也强行变得东倒西歪。

剧情设定非要让如懿做双手不沾泥的白莲花,她的关键词是温暖善良有格局,那么宫闱内部的坏事脏事就只能安排其他嫔妃去做了。这对于人物塑造来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。

这部剧甚至被网友称作国服第一武打戏。乾隆像是得了超雄综合症的家暴老公,经常飞踹儿子和拳打妃子。后宫嫔妃们更像一群职高女生聚众在厕所霸凌弱小,对弱势的宫女动辄打骂。

如懿的贴身宫女容佩如疯狗一般,在大庭广众之下掌掴贵妃,被网友称作“满清第一巴图鲁”。这种“九族消消乐”的行为,更是让人瞠目结舌。就算主角团有光环,也不能违背历史规律吧。

如懿自己洗净双手坐佛台,旁人只剩下面目丑陋的敌人,以及替如懿做尽坏事的黑手套。

甄嬛传之所以被研究了10年,是因为郑晓龙作为导演,哪怕拍的是宫斗剧,也要平等对待每一个角色,没有绝对的好与坏,人物才能拥有漫长的生命力(这也是所有影视剧最基本的原则)。

而《如懿传》里的男女主角,感情戏一塌糊涂,坐在一起就像《新闻联播》结束后搭档收拾现场准备下班,霍建华的无语和不耐烦不像是演的。


图源:抖音

除了唯美的电影感空镜头,这部剧的拍摄也相当难评。

大量镜头直直怼在生理受刑的嫔妃身上,这些镜头被称作“虐女”场面。

经常看电影的观众大多会有这种敏感和自觉。镜头对准了受害者而不是施暴者,并且施以大量特写,更像是一种创作者的恶趣味。这绝不是一种高明的拍摄手法,想要体现封建宫廷的肃杀和残酷,可以用更隐晦的方式去体现。

在《如懿传》中,太监跪碎瓦片,宫女被打到满口鲜血,背叛如懿的阿箬被拔掉指甲,施以猫刑(原是青楼老鸨惩罚花柳女子的酷刑,将人放在大麻袋里,只露出头,放入野猫,把麻袋捆紧,外边的人狠狠敲打麻袋,麻袋里的猫受到惊吓就会在麻袋里上蹿下跳,利爪将人一通乱抓,血肉模糊),令妃被罚板著之刑(古代用于处罚宫女的刑罚,受刑者需要弯腰伸手扳住双脚,保持这个姿势一段时间,期间身体不能弯曲。受刑者会感到头晕目眩),嘉妃被罚用针穿耳,令妃临死时被勺子撬开嘴灌毒药。曾经有B站网友剪辑总结,整部剧的刑罚片段剪出来凑在一起甚至有一个多小时的片长。

况且真要还原历史,清朝宫廷里的妃嫔宫女大多是旗人出身,并不是可以任意虐待拷打的。历史资料记载,乾隆有一个妃子打死了宫女就直接被降位分,首领太监革职罚款,妃子还要给死者家属赔偿100两白银。


幕后花絮:令妃灌药,李纯一度需要吸氧

再加上没有专业的编剧团队坐镇,导致台词与文本变成一场灾难。

乾隆封妃现场,被观众嘲笑成史上最文盲的皇帝。

“你说话令朕舒心,封为舒妃。”

“这个公主来得合时宜,封为和宜公主。”

“海贵人令朕心情愉悦,封为愉嫔。”

“朕封你为容贵人,就是要后宫容得下你。”

还有大量的文白交杂,有一种小学生硬写文言文的即视感。

“皇后,来送孩子上学啊。”

“本宫的足美吗?”

“本宫乏了,去眠一眠。”


导演汪俊多次在采访中提及《红楼梦》,但主创想抄也抄不明白。

剧中不合情境地引用过“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”“金簪子掉在井里头,有你的只是有你的”“口角噙香对月吟”,但只知道表面照搬,却没从文本上理解这些语句的表意和隐喻,只剩下空洞的东施效颦。

这就是被称作“艺术片”的水平。


作为观众只剩下失望。主创明明可以让如懿这个人物成为千古第一的角色。

《如懿传》原著出自网文作家流潋紫之手。虽然她也是《甄嬛传》的原著作者,但好在《甄嬛传》有郑晓龙夫妇坐镇,剧本经过了大幅度的调整与修改,才得以让这部剧直到今天仍然被大众回味。即使也有不少篡改历史的情节,但好在逻辑通顺,引人入胜。

“如懿”这个人物原型,是乾隆继后辉发那拉氏,她因为断发被幽禁翊坤宫至死,乾隆抹去了她在史书上的所有痕迹,只剩下《十五阿哥请安折子》里的一句朱批“皇后疯了”。在南巡的路上,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坐在一起吃饭,几个小时后继后就被强制遣返回京,帝后二人发生了什么争执,到现在也无人知晓。

但作为清朝历史中唯一一个敢和皇帝正面刚的女性,她身上有太多值得挖掘的精神亮点。在明知道嫔妃断发无异于自杀的情况下,一个封建社会的女性竟然选择了这条道路,一定是被巨大的绝望和勇气推到了悬崖。她走到了五十岁的年纪,仍然敢用命去堵皇家的枪眼。

很可惜,这部剧完全浪费了这位继后身上庞大而震撼的复杂性,把她简化成一个“为了恋爱脑而死”的蠢女人。



那么这把审判《如懿传》的火烧到了周迅的身上,冤枉吗?

看完幕后纪录片的观众总结,如懿就是周迅延伸出来的清朝人格,两个人共享的是同一套价值观。

她早在拍摄初期就宣布过,《如懿传》将是她为观众带来的“极致的清宫戏”。在拍摄结束后她也坦言,自己收藏了几乎全部如懿的戏服,没事就穿着在家里走来走去。


从大量的幕后采访中也能发现,周迅主导了如懿这个虚拟人物的创造过程。

首先,周迅本人对剧本做了大量的改动。

撇开她作为演员仍然前后鼻音不分,念出大量错别字台词不说,她在拍摄过程中改掉了许多长难句,想让如懿惜字如金。但她个人的便利,导致角色扁平、木讷、愚蠢。

比如在原著中,乾隆举办家宴,人人都带了饺子,唯独如懿带了一壶醋,原著中如懿用一大段高情商对白自谦没有其他嫔妃的好手艺,在周迅的改动下,变成了一句“臣妾不会包饺子,所以只带了一壶醋”。

即便是几个字的修改,对人物的伤害也是锐利的,而不是所谓的“精确”。

“我发现我有一天读台词,我开始挑多余的字。我觉得这个字可能不要,但我在想是从哪儿来的呢,是从阿叔(张叔平)哪儿来的,就是精确。”


更重要的,是她从根基上改变了如懿这个人的性格。

读过原著的网友站出来澄清,其实书中的如懿并非人淡如菊的白莲花,而是心思腹黑的人,情商很高,懂得如何在险恶的环境下保护自己,最后的断发自决是一声机关算尽也枉然的叹息。

但周迅不这么认为。她希望这个角色从头到尾都要做完美的“好人”,这也无可避免地导致这个角色是一个没有任何情绪的“死人”。

“我觉得她是不能进入宫斗这个东西的。她是皇后她不行,你连恨都不要怨恨,她不能杀人,她也不能用间接借刀(杀人)也不行。至少这是我的一个标准,你除非让我演一个坏人。”

一个得过三金影后,出道多年的资深女演员,对表演的理解仍然停留在“我演的是好人还是坏人”这个纬度,只能说演员也需要通识教育。


其次,周迅的改动,让如懿这个角色稳稳踩中了当下年轻人最大的两个G点。

一是当下被审判得最猛烈的娇妻恋爱脑。

“墙头马上遥相顾,一见知君即断肠”——这句话在全剧中犹如魔音贯耳。已经到做奶奶的年纪了,仍然天天念叨和皇帝在十几岁的时候看过一出《墙头马上》。网友们将这句话拆成了“摇香菇”“苕黏郎”“鸡蛋肠”几个梗,表达对这句情话的不耐烦。

如懿的设定是后宫嫔妃,却犯了“和皇帝掰扯真爱”的致命错误,亨利八世看了都无奈。从前期就和皇帝讨论为什么清宫不能一夫一妻制,到后期冷嘲热讽拉小团体排挤皇帝身边的宠妃。

如果要谈独立女性婚姻自由那就应该贯彻到底,如果仍然困在封建制度下讲故事,那就要明确皇帝的后妃只是一项工作。

所以她的死亡不但不让年轻人惋惜,甚至被视为咎由自取的活该。



第二个最致命的错误,是这个角色踩中了阶级叙事的地雷。

如懿作为名门贵女,血统高贵,她有资本不屑于参与后宫的政治斗争。周迅作为三金影后,也有权力自带造型师,用她的理解来修改剧情,甚至给其他演员改戏。

在批判《如懿传》的浪潮中,最出圈的梗就是“戴护甲”。从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,周迅在开机前就开始留指甲戴护甲,努力培养清朝妃子的氛围感。

结果到了剧中的呈现,变成了一双尴尬难堪的鸡爪子,加上有些浮肿的脸色,让周迅经历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容貌羞辱。


在剧中,明明已经要进冷宫吃苦了,如懿仍然不听宫女惢心的建议,执意要带着护甲去冷宫,因为“即使身在冷宫,也要活得体面”。

“活得体面”这句话直接在互联网变成了当下最热的模因。

还有人拿出孙俪在甄嬛传中的手型和周迅的手型最对比,嘲讽周迅的护甲像受了核辐射的蓝环章鱼。



她倒是体面了,苦活累活全让惢心干,她的丫鬟打水劈柴,她在冷宫种花晒太阳,被贬为庶人之后依旧维持着尊卑贵贱的主仆关系。

出了冷宫之后,惢心用长满冻疮的手服侍她洗澡,画面像极了地主婆和她可怜的丫鬟。最幽默的是,在幕后纪录片的花絮里,如懿带着护甲,矫揉地捏着衣服干活,与此同时,画外音是其他配角对如懿的夸赞:她是一个独立坚强的人。


这部剧公然承认贵族阶级的道德优越。

如懿和她的霸凌小团体,都是出身高贵的后妃。她们得意于自己娘家的强大,张口闭口即是“皇上礼重蒙古”“我的背后是蒙古四十九部”。

而对于没有出身的底层嫔妃卫嬿婉,她们私下聚在一起,议论嘲笑她为了争宠想方设法挤破脑袋:“我们会骑马射箭,令妃会什么,会唱昆曲。”

在后宫这个吃人的极端场域下,躺平、淡然、不争,也是需要原始资本积累的。

这一幕“官二代嘲笑寒窗”的场景,在当下年轻人看来非常刺眼。



如懿本身已经点燃了众怒,加上周迅在戏外的操作,更是逼着群众给枪上膛。

周迅自带张叔平作为个人造型师,于是她的服装和妆容与其他演员格格不入。其他配角后妃的头上,戴的是义乌批发九块九的塑料发簪,就连皇太后的耳坠也被扒出来是廉价的米老鼠造型。而她的头上,戴的是真古董点翠,穿的是私人订制的旗装。

每次后宫集体活动,如懿都像刚从坟里爬出来的僵尸夫人。

网友吐槽最猛的两撇龙须般的细眉,也是由周迅的灾难审美造就的。这一番大张旗鼓地搞特殊,让如懿的造型从开播被吐槽到现在,连带着她的仪态也被嘲讽像“我奶坐沙发上看电视”。网友辣评她“打扮得像个老太妃”。


资方花了三个亿,拉来几十个演员,陪着周迅玩了一场清朝过家家。

如今再看《如懿传》的纪录片你会发现,这个草台班子就像在真实的职场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。你能看到大型人情世故高情商捧臭脚现场,活活一出影视圈里的《官场现形记》。

资历和奖项摆在那里,周迅的咖位有目共睹。

导演、编剧、制片、演员,无一人敢说周迅一个不字。大家夸她表演出神入化,“不敢直视她的眼睛”“眼睛非常有杀伤力”“被她的演技带着走”,导演说她在无形中把这部戏的品格往上抬高了,甚至有一位女演员夸到激动处还流下了几滴眼泪。




但是我们也需要清醒。如果就此一杆子拍倒周迅,那就是倒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
周迅是好演员,是有灵气的演员,也是极其依赖天赋的演员——她唯一的错误,是不该出现在一部以现实主义为核心的清宫剧里。

这是关于艺术的“写实和写意”的问题。

宫斗剧和快节奏生产的国产剧都是“写实”的,需要具体到夸张的情绪;而文艺片和周迅成名的几部电影,恰恰是写意的大音希声,表达是克制的,细微的。

用写意的体验派方法,去演一部写实的作品,最后终究是南辕北辙。换几年前媒体们的说法,是《如懿传》浪费了周迅的演技,但再进一步,是她不会表演写实的角色。

比如如懿在冷宫听到父亲出事的片段,被网友嘲笑演得像狗熊蹭树。但如果设想一下,眼前这个人是李米而不是如懿,一切就合理多了:她是在表达悲伤交杂焦虑的心情,而这是她在如此情景下会作出的真实反应。

周迅被称作精灵很多年,是因为她的角色大多是年幼的公主和懵懂的妖精。这些是她顺滑的表达,是为她而生的角色。这些角色都追求的是激烈炽热的爱,是飞蛾扑火的天真女孩。

她只能演出她相信的事,而爱情就是她相信的真理。

曾经在马东的《乐队的夏天》里,她就被起哄过。马东问到她和朴树的感情,搞摇滚的人是不是都是silly boy。

但她却非常真诚的回答不是,“我才是silly girl”。


一个很有趣的考古。

在这次翻车之前,《如懿传》一直被视为高雅艺术,主流媒体的话语垄断了整个圈层,看不懂的观众都是吃不了细糠的山猪。打开豆瓣的评论,几乎全都是溢于言表的对艺术的赞美。


戴锦华曾说,精品电视剧的生产是“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降落”的过程。中国人拍电视剧,从90年代的《渴望》开始就确立过核心要义:拍老百姓喜欢看的。

《如懿传》对配角卫嬿婉倾注的恶意,在某种程度上点燃了基层大众心中的无名火。

“当作者讨厌一个角色,想要她坏事做尽不择手段,又不给她任何的助力,反而一遍又一遍的折辱她时,这个角色迸发的生命力是无穷的。”

剧中的卫嬿婉出场时只是一个普通宫女,照顾大阿哥的时候和皇帝说了一句话就被造黄谣,被发配到花房后又得罪了皇后,被嘉妃领回宫里折磨了五年。

她们把滚烫的洗脚水泼在她身上,让她做人肉烛台,扇巴掌拳打脚踢,只能吃馊了的饭菜。

当她被霸凌得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,得到了太监进忠的帮助,得以成为皇帝的妃子,自救成功。

但如懿和她的姐妹们却看不起她的宫女出身,不接纳她进入小团体,说她出身为奴却非要翻身,“我亲眼看到她勾搭皇上,实在算不上一个安分的人”,最后把她逼成了全剧第一反派。

“安分”的背后隐喻,就是必须老实待在你本来的阶级圈层里,任何凭借自身努力进行的阶级跃升,在上位者看来都是底层人“不安分”的举动。


甚至在剧外,演员李纯都坦言“相信自己确实被人欺负了”,她的妈妈探班看到了女儿被虐待的画面,都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官方微博公开用“奴颜媚骨”来为这个角色做总结。李纯本人也因为这个恶意浇灌出来的角色,被网友恶语网暴了许多年。


当观众把卫嬿婉和李纯看作普通打工人看待,这种愤怒到达了顶峰。

你是整个公司最底层的小透明,打工只为了交房租糊口,只因为和集团老总说了一句话,就被同事造黄谣,她们把你调到最差的部门,集体霸凌了你五年。

如今再看,正反派竟然倒置了。

主角变成了霸凌劳动人民的地主婆子,拿捏着大房太太的腔调;而反派变成了励志的底层女性,靠自己的努力好学,变成了后宫最得宠的嫔妃。

“他们都看不起你,偏偏你最争气。”

相比于如懿立地成佛的死气沉沉,卫嬿婉是生动鲜活的。一个包衣出身的底层宫女,自己不懂贵族阶级的学问,就努力去学诗词昆曲;皇帝老板去木兰秋狝,她就跟过去学骑马射箭。

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主角团“一日为奴,终身下贱”的价值观,充满了对底层人的恶意和歧视。

卫嬿婉靠自己的能力自救,好不容易逃出生天,结果女主角何不食肉糜地反问她:“这些年,你有何苦衷?”五年的肉体霸凌和欺辱,上位者却丝毫无法共情。

在女主角和小团逼背后嚼舌根的时候,也要强调“我们才不屑于像她那样”。


剧中最让人不适的一段情节,是乾隆和如懿坐在一起,冷漠看着卫嬿婉出丑。

当她端上来一碗做好的燕窝,皇帝嫌弃她不懂如何烹饪燕窝,如懿高傲地打量着她,告诉她“这种名贵的食物”的做法,暗讽出身贫贱的她从来没吃过燕窝。

她转身撞倒了白瓷花瓶,乾隆却讥笑着纠正她:“这不是白瓷,这是甜白釉”。事实上,白瓷和甜白釉只不过是手机和iPhone的区别。

当令妃用歌舞给皇帝献艺后,特地为了缓和关系给如懿送上了她喜欢的梅花。结果如懿阴阳怪气地反问她:令妃不会也喜欢梅花了吧?

而令妃回答得落落大方:臣妾喜欢凌霄花,少年时最爱,现在也不曾改。

低贱的人,自然是不能和高贵的自己共享同样的喜好。


贵族阶级对底层群体进行一场尴尬的“知识霸凌”,又一次印证了毛尖曾说过的那句话:“影视剧就是全中国最封建的地方,按地位,财产分配颜值,按颜值分配道德和未来。”

穷生奸计,富长良心。特权阶级拥有学识与一切美好品德,底层阶级的“认知贫穷”是他们生来注定的缺陷。

说到底,这场对《如懿传》群起而攻之的审判,到头来仍然是一场阶级叙事的愤怒。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观众看不惯的不仅是清高装腔的如懿和利用大腕特权的周迅,更看不惯的是上位者对底层卫嬿婉们的欺辱与霸凌。他们没吃过苦,却把你的苦难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。

说实话,什么帝后夫妻的婚姻围城,关我屁事啊?

我们在这套系统里,只不过是摔了个花盆就要被拖出去乱棍打死的宫女太监罢了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浙江地方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推荐阅读
  • 大家好,我是马香玉。最近,内娱又热闹起来了。原因是,有自称乔欣前助理的网友在网上发疯爆料。像杨洋、乔欣、张天爱、秋瓷炫、贾静雯、贾乃亮等明星都被牵扯其中。以至于,相关话题占据了大半个热搜,引来全网围观。而没让人想到的是,整件事中被骂得最惨的[全文]
    2024-05-23 02:05
  • 端午档一直被视为暑期档前的“观影小热潮”,今年的端午档时间还刚好处在高考节点,票房会如何表现备受关注,市场期待值颇高。从上映数量来看,截至5月17日,共有11部影片定档,比五一档多了4部,分别为《走走停停》《疯狂的麦克斯:狂暴女神》《美国内[全文]
    2024-05-19 02:05
  • 直播吧5月12日讯 今天,德云社相声演员王九龙在社媒晒出了他参观伯纳乌的照片。王九龙晒出了他参观伯纳乌的多张照片,他还为此配文写道:“儿时的梦想⚽️ 终于来了…❤️”不过有意思的是,王九龙身穿的则是一件津门虎队的外套。王九龙是德云社九字科演[全文]
    2024-05-13 02:04
  • 犀牛娱乐原创文|沈婉婷 编辑|朴芳《庆余年2》终于要与等待了五年的剧粉们见面。日前,《庆余年2》已正式官宣定档5月16日在央视八套和腾讯视频播出,这几日的超前巡映礼也正在如火如荼举行中。时隔五年之后,为了让观众能更好地衔接起第二季与第一季的[全文]
    2024-05-12 02:08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
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浙江地方网 zj.xwxzx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
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网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。